专家:取消限购是正常政策反应 部分城市房价或

酷主题

2017年12月15日 19:41

  朱海斌:从1998年房改到2011年的13年里,大部分时间房价都是上升。房价上升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一个是市场因素,1998年房改的时候,房价是低于市场价格的;另一个因素就是供求关系,2011年前一直是供小于求的局面。

  这一轮楼市调整过程需要的时间可能比以往更长,但房价崩盘的可能性依然很小。这一轮调整将持续一至两年,部分城市房价跌幅或达20%,三线城市的去库存周期会比较长。地产调整已成为中国经济下半年下行的最大压力,短期会有更多的城市取消或者放松限购。

    朱海斌:一两年之内房价降幅不会超过10%指的是全国平均房价,区域之间、城市之间会有不同,部分城市可能会达到20%,甚至20%-30%之间。其中,一线城市房价泡沫现象最明显。

    北上广房价远超正常水平,但一线城市相对需求最大,反而价格相对稳定。短期房价下跌幅度最大的是一部分供大于求比较明显的二线城市,但是二线城市市场对价格的弹性比较大,降价后会刺激需求、促进销售。三线城市则要经历比较长的去库存周期。

  2012年开始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状况。货币供应量从2009、2010年时比较宽松到现在慢慢回到中性。在其他几个因素中,虽然整个经济增速在下滑,但居民收入增速维持在高位。去年家庭名义收入增长10%左右。一般来说,收入上升比较快的地方,其房地产调整过程中房价下跌的幅度较小。因为房地产调整本质是房地产出现泡沫,房价超出居民消费能力,调整的目标是让房价收入比降到一个更合理的水平。途径有两个:房价下跌,收入上升。

  朱海斌:从目前数据来看,供给的拐点最先出现,供大于求状况2012年出现,此后供应量不断增加,短期的供给已经明显大于需求。今年1月份开始,新开工面积同比大幅度下滑。房价的拐点出现在4月份,到目前为止环比下降了2%左右。需求的拐点还没有出现,预计未来5年内需求仍比较稳定。

    新京报:你反对中国房地产即将崩盘的说法,原因是中国的城镇化进程给中国房地产带来平稳增长空间。但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6月公开发表文章称,新增城镇人口对住房的需求没有想象那么大,很多人高估了城镇住房市场的实际刚需。这和你的观点相左。

    我们不能奢望房价能够降到让刚进城的农民工和刚毕业的大学生都可以马上买房,那同样不是一个合理的现象。所以今年城镇化带来的住房需求,对应的可能是五六年之前进城的那些农民工,或者是说五六年前毕业的大学生,这是个滚动式的过程。

  朱海斌:两个指标可以参考。一个是全国在建的住房面积跟过去一年的住房销售面积的比率。这一比率在2013年底达到4.2,也就是说,要把目前在建住房全部卖完需要约4.2年,而历史平均水平是3.3年左右;第二个是库存指标,目前我们追踪的八个大城市平均库存大概是18个月,去年年底时也就10个月左右,目前水平远远超出历史平均值。

  朱海斌:房价调整会持续未来一到两年,从今年4月份开始算,全国平均房价可能会持续下调5到10个百分点。

    朱海斌:取消限购有利于销售回稳,但楼市价格不一定会起来。今年退出限购是比较合适的一个时间窗口。限购本身就是一个临时的行政性措施,而不是中长期的政策安排。在目前整个房地产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取消限购是一个正常的政策反应。

  2011年9月加入摩根大通,担任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在此之前,朱海斌于2001-2011年任职于国际清算银行,先后担任经济学家和高级经济学家。研究方向专注于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传导,风险管理和金融监管,中国经济和房地产市场。朱海斌于2001年获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6年获中国人民银行[微博]研究生院硕士学位,1994年获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学士学位。

    新京报:你最近表示,在全国范围内,一两年内房价降幅不超10%。如何得出这个结论?包括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在内吗?

    用房价收入比的指标来看,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收入比在15到20之间,中国正常的水平可能应该在6到8之间。相比之下,欧美国家大部分房价收入比在4到6之间,也就是说4到6年的收入就可以买当地一套普通住房。中国房价的地区差异比较明显。

    朱海斌:影响我国房价的主要因素包括城镇化进程、居民收入、货币供应量、房地产市场供需变化和人民币(6.1415,-0.0008,-0.01%)汇率。其中,近两年出现明显变化的是供需变化比例和货币供应量,这是导致本轮房地产市场调整的最主要原因。

    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欧洲几个国家和美国房地产大调整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居民收入基本上不变,甚至有些国家是下降的,调整结果就是房价大跌,美国跌了30%,英国跌了10%。

  需求拐点没有出现,意味着这次房地产更可能经历一次调整而不是崩盘。我们估计未来几年需求量将维持在10亿平方米的水平。经过调整,供需会重新恢复平衡。我国房地产目前的情况,是供大于求之后市场的自我调整。

  朱海斌:国内地产市场的刚需来自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新进城的新增人员;第二个部分是改善住房的需求;第三类是旧房重建。汪涛表述的是第一个部分。确实,新进城的人口并不是100%对住房都有需求,比如乡改镇、镇改县,由于建制的变化一些居民被城镇化,他们通常不用买新的住房,这个有可能占到新增城镇人口的50%。新增的流动人口不会很快买房,住房的需要没有想象得那么大,这个理解是有偏差的。因为从城镇化过程带来的需求并不是当期的需求,它是一个滚动式的需求。

  朱海斌:二者有很多相似之处,包括市场供大于求和楼市各项指标的下滑。不同之处是2012年供大于求是区域性的,主要体现在东部沿海地区和一些高房价地区。目前的供大于求是全国性问题。

  朱海斌:从需求来看,目前还是比较稳定的,政策上还有一定的调整空间。从整个行业来看,目前很多开发商的利润是15%左右,如果房价降幅超过15%,就会成为一个分界线,开发商会大幅削减未来新开盘或投资。从宏观角度,对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会加大,对宏观经济造成更大压力。从这点看,政策不会容忍崩盘式的调整。

    新京报:最近地方政府救市热情高涨,楼巿政策松绑此起彼伏。但就目前来看,多数放松限购城市楼市成交量仍旧低迷。怎么评价现在地方政府的救市行为?